二线洲际会不会是 C919 的新风口?

C919XER 主要的挑战在于飞机架构方面。

【环球旅讯】(特约评论员 李瀚明)「枢纽放射模式」充满了欧洲式的味道。在欧盟通过双边 Horitontal Aviation Agreement 允许交叉执飞(成员国之间互相授予第七航权,允许 A 国航空公司经营 B 国始发至域外国家 C 国的国际航线)之前,欧盟成员国仍然受到第七航权的限制。由于欧洲各国面积狭小,各国仅有一个国际枢纽(伦敦、巴黎、法兰克福、阿姆斯特丹等),因此「枢纽放射模式」是争取欧洲其他地方客人的唯一选择。

与之相比的是,「点对点模式」在美国和中国则遍地开花。单一国家的好处就是航空公司可以轻易在国内经营多个国际枢纽,例如美联航的纽约、旧金山和休斯顿或者南航的北京和广州。因此,对于航空公司而言,旅客的便利当然是第一要务——因此「点对点模式」依靠美国和中国取得了不小的成功。

在中国,「点对点模式」带来的典型变化是「二线洲际」。与传统上经过京沪穗港等枢纽中转的「枢纽放射模式」相比,点对点模式使得二线城市可以直面海外投资者,解锁了一种新的可能性。因此,B787(以及航程相近的 A330)一时在二线城市风头无两,是这些城市最常见的国际线机型。

然而,二线城市的客流基础无法支持每日一班的 B787——这使得他们对商务旅客缺乏吸引力。可以看到的是,各地给予二线城市的补贴,往往只能「运国人旅行团出去」——这种模式显然是无法自立的。

 以务实的角度讨论二线洲际

二线洲际当然需要以更务实的角度考虑——当地的客流人数可以支持每日一班窄体客机,但是窄体客机的航程不允许。

我们以成都为例。A321 3200 海里的航程,在成都只能执飞国内航线、日韩、东南亚和南亚航线,勉强能够飞到莫斯科,甚至连迪拜都飞不到(考虑到成都飞迪拜的大圆航线需要路过喜马拉雅山脉而必须绕路)。因此,成都大部分的洲际航线以 A330 执飞。但是 A330 的座位数一般而言要想达到好的上座率,班期一般只能安排每周三班(例如国航成都-伦敦每周二五七)。

倘若窄体客机的航程能够做到 4700 海里,从成都就可以飞到:

  • 法兰克福、伦敦和巴黎在内的欧洲关键航点;
  • 包括悉尼和墨尔本在内的澳大利亚关键航点;
  • 以及包括迪拜、内罗毕和亚的斯亚贝巴在内的非洲关键航点。

对于这些航点而言,在客流培育期间以窄体客机维持每日一班,相比以宽体机维持每周数班,的确是一个相当有吸引力的选项。因此 A321XLR 的确有一些市场。

对于 C919 而言这一市场或许是一个「弯道超车」的机会——「二线洲际」是一个典型的中国特色市场,未来中国二线城市对洲际航线的需求是有目共睹的。因此,如果 C919 有这一款改型(我们不妨称之为 C919XER——C919 eXtra Extended Range),能够实现成都乃至其它二线城市的这个小愿望的话,还是能够在这一市场切下一块蛋糕的。

C919 面临的挑战

C919XER 主要的挑战在于飞机架构方面——例如,B737 的机身已经到达极限,因此无法再延长航程参与到这一市场当中的竞争。因此,C919 的机身是否预留了条件这一点非常重要。

我们不妨从两个指标考虑:最大着陆重量(Maximum Landing Weight)和最大起飞重量(Maximum Take Off Weight):

  • 最大着陆重量大概反映(一)飞机仅保留必要备份油时的最大负载(二)起落架和机身能够承受的最大动态负载;
  • 最大起飞重量大概反映(一)飞机能搭载的负载和航空煤油的总和(二)起落架和机身能够承受的最大静态负载。

从 A321neo 到 A321XLR 的扩展要求飞机增加额外四吨的 MTOW(MLW 维持 79.2 吨不变,MTOW 从 97.0 吨上升到 101.0 吨),以便安装额外的后方中央油箱(12900 升)取代当前的附加中央油箱(3 个合计 9600 升)。额外的 3300 升航油使得 A321XLR 正好可以多飞 700 海里。

对于 C919 而言,这个难度可能有点高。现在的 C919 的航程为 3000 海里,航油承载 19560 千克(约 25000 升)。为了新增 1700 海里的航程,需要增加一个约 14000 升的油箱。这个 14000 升的油箱会带来额外 12 吨的油重,如果不减少负载的话,最大起飞重量会从 77.3 吨推到 89.3 吨。如果商飞在设计时没有考虑这个因素,C919XER 的开发将会非常困难——但如果减少一些负载,还是可以以合理的代价实现的。

目前来看,A321XLR 在中国国外找到了一些市场(例如取代 B757 执行美国东海岸始发前往欧洲「二线城市」的跨大西洋航线),而波音也在计划 New Small Airplane 新小型客机取代 B737。因此留给 C919 的时间并不多。这可能是 C919 未来唯一一个弯道超车,迅速获得国际曝光的时间窗口。

李瀚明
李瀚明

李及李数据分析公司 创始人

李瀚明先生是环球旅讯的特约评论员。除了为环球旅讯提供时事评论和专栏分享之外,他也经营着一家名为李及李的数据分析公司,在世界各地为航空公司、酒店、汽车行业提供全面而细致的数据分析服务。欢迎通过微信 130 220 55270 或者邮件 jason@cn.hanming.li 和他联系。

已发表文章 17 篇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

请登录 参与评论

企业招聘

查看更多
微信扫码分享
打开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码参与话题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