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目的地旅游平台,遭遇犀利三问

曾宪皓 环球旅讯 曾宪皓 2015-09-22 11:08:17

在中国出境游的火爆背景下,碎片化的海外目的地旅游产品综合平台,受到了不少关注。环球旅讯峰会,就把途风、海玩、我趣等几家代表请到一起,进行犀利“拷问”。

【环球旅讯 曾宪皓】在中国出境游的火爆背景下,现在市面上有一类碎片化的海外目的地旅游产品综合平台,受到了不少关注。9月份的环球旅讯峰会,就把途风、海玩、我趣等几家代表请到一起,听听他们在犀利拷问下,自述的努力和艰辛。

问题一:你们过得还好吗?

在环球旅讯峰会名为“目的地旅游的崛起”的讨论环节开始时,主持人锦江电商副总裁夏轶在会场中,做了个现场举手调查,结果发现近千名观众中,只有约10个人在去年预订过海外目的地旅游。

主持人这个调查是很“毒辣”的,因为“低频次”一直是参与讨论的途风、我趣及海玩,这类碎片化海外目的地游乐预订平台模式中存在的弊病。

对于现场的调查结果,海玩网联合创始人兼COO龚届乐试图进行解释。

“其实并不是说这个市场不好。我们现在在做目的地旅行,基本上适合两种类型人群,一种有闲没钱,年轻人, 比如90后的人,如果他们跟团游,基本上会觉得这个事情非常丢脸。他们会通过我们或者同行,购买迪士尼门票、当地玩乐,热气球,比较刺激的新型体验型活动。第二种人,是有钱有闲,不是在座这些参会的人,参会的人大部分是行业精英,非常忙,你们根本没有时间出去旅游,我估计在这么大的会场里,只有10%的人是去年真正出去旅游过,即使都是这个行业里的人。”

龚届乐还指出一个微观的原因:大部分真正在预订其产品的,从性别上来看是女性,男性掏钱,女朋友们、老婆们把预订流程。“可能你太太在海玩上预订产品,你不知道,这是就是为什么会场里只有十位举手了。”

接下来,途风旅游网CEO陈锐、我趣旅行网创始人兼CEO黄志文,以及一起飞国际机票网创始人兼CEO黄茂春,分别分享了自己的心路历程。

途风旅游网CEO陈锐:我们2008年开始做这个事情,2008年还没有对它做“目的地旅游”这样一个定义。我们只是觉得我们要服务的用户,是那群不太想一到机场就把护照交给领队,让有一个人挥着旗,永远催促大家快点上车,提醒什么时间集合,不太想体验这样旅游产品的用户。这些人对境外游已经有过不止一次的体验,他们会追求更自由化或者更自我的体验诉求。

陈锐介绍,他们2009年开始盈利,靠自有资金滚动发展,而到2014年,他们从资本和市场竞争两方面,都感觉到了更多的变化。

我趣旅行网创始人兼CEO黄志文:做了海外碎片化产品,去年一年非常兴奋,很多产品过去没见过,脱衣舞表演,同性恋游行,直升飞机……公司同事都觉得很兴奋。第二方面是比较辛苦。因为这个产品非常零散,获取流量是很大的难题,因为很零散,线上没有集中特别好的流量获取的入口,而线下成本又这么高。

一起飞国际机票网创始人兼CEO黄茂春:我们已经做了十多年的国际机票,每天大概有三千人左右从我们这里买到飞机票,飞往全世界各地。大家发现今年我们的LOGO改了,发现我们做了很多的自营子品牌,我们这个改变,这和前面讲的有很大关系。以前我们很专业做机票,可是到了去年和今年,我们很明显的发现,客户有了新的需求。由于信息移动化的结果,怎么去?住哪里?怎么玩?这些已经被综合起来,可能一张手机上的综合行程单变成旅行中必备的东西。所以,我们根本不同年龄段、不同区域、不同方式分析,打造了目的地旅游的子品牌。

问题二:产品能够直连、实时确认吗?

主持人接下来的问题继续犀利,直指几家目的地旅游平台的痛点:有多大比例的产品已经可以完成实时确认?

对此,途风旅游网CEO陈锐表示,地接社因为体量的大小不同,信息化程度总体是偏低的,仅仅通过API的对接,想保证资源在旺季当中获取对接是很难的。“度假产品尤其是自由化目的产品的碎片化的特质本身,永远达不到酒店和机票这样的实时的能力,这是我们持续要去做的事情,会越来越好,帮助客户改善体验。”

我趣则拿自己重点业务区域美国举例:没有一家可以通过API接口和美国的公司进行对接的,我们几千条线路是100%手工的把产品拿过来,实现调价。通过配额制、买断等各种各样的方式,来缩短服务链条。包括你要和供应商有良好的关系,让他给你专门配一个人来做对接工作,这样的服务也会好很多。

海玩的龚届乐表示:说到服务响应的问题,像途风这样的公司,一直是我们业内非常值得敬佩的一家公司。道理也很简单,我跟文哥(我趣的黄志文)的公司才一年多,谈响应速度还是太远了。我们只能说在我们的能力范围里面,尽可能的缩短这件事情,供应链不花10年、20年真正打磨,不太可能说做得非常完美,我们只是基于现在技术能力的情况下,尽可能修改一部分的产品。某些属性的产品我们可以通过这个方式来做,大部分产品还是要基于传统的模式做

主持人第三个犀利问题是:会打价格战吗?

途风旅游网CEO陈锐:

途风一直相对比较稳健的,我们从来没有用烧钱的方式来做一些事情,当然不是说烧钱就是坏事情。烧钱快速增长也是非常重要和必要的事情。但我们更注重内部运营的效率。

在价格战来讲,我一直和行业的伙伴一直有点默契,没有主动挑起价格战争。虽然在某些地方还是会有一些作战,当我们不会把这个事情升级放大,而是在某些节点匹配它,在点上参与,不会全面响应。
我趣旅行网创始人兼CEO黄志文:

对于价格战,我们考虑过,也做过,分析过,效果是不一样的。会发现有些产品是高频一点,标准化一些,价格在里面起到非常好的作用,类似签证、门票。但目的地大部分的旅游产品,单价比较贵,对价格的敏感度没有那么高。现在对一些价格不太敏感的产品我们还在加价,发现只要转化运营做得好,销量没有太大的影响。

海玩网联合创始人兼COO龚届乐:

这个行业人少,主要就我们三家公司,有什么事不用打价格战,大家吃顿饭就可以了。另外,我们生意的毛利相对比较厚一点,比如你去普吉岛看一个泰拳秀500块,成本只有88块,可能是几倍的毛利空间,根本称不上打价格战。

而一起飞国际机票网创始人兼CEO黄茂春则表达了行业抱团的想法:

我觉得以后客人出行需要综合行程单,包括机票、酒店、景点、专车……是一个综合行程单,没有谁可以把这些所有都做得很好。如果我们抱团之后,每家一合作,客人的行程单就可以非常完整,他们的旅程就幸福了。

记者手记:

欣欣向荣的可能是泡沫,热火朝天的可能是个坑,倒是很多人看不懂、不想做的事情里,往往孕育着机会。机票、酒店市场已然成熟,被巨头把控,年轻创业者钟情的旅游内容、轻应用、“小而美”等,狂热扎堆之下,其大限也被看得越来越清楚。

虽然海外目的地碎片化旅游平台,受到了一些诘难,几位70后前后的创业者也,实诚地说出了他们需要努力的方向。但明眼人会看到,恰恰是因为该领域产品的非标准、非实时对接和海量分散化,才为已经进入的公司,设立了天然门槛,并推着他们去不断聚拢深挖资源,精进向前。市场具有潜力的同时,这里也蕴含着资本力量的巨大想像空间。

所以,海外目的地碎片化旅游平台这件事是不容易做,但如果有人把它做成了呢?

【爆料或交流,欢迎联系环球旅讯曾宪皓:goofy@traveldaily.cn,微信号dppqqb】

曾宪皓
曾宪皓

环球旅讯

欢迎爆料或交流。文章下方还可以留言讨论~

dppqqb
已发表文章 186 篇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

请登录 参与评论
微信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