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货太多,给这届环球旅讯峰会划几个重点
关注微信
订阅号

订阅号

小程序

小程序

订阅邮件
新闻 > 评论 > 正文

干货太多,给这届环球旅讯峰会划几个重点

来源:环球旅讯 2018-09-22

旅游业的重要角色们,都在寻找这些新定位和新机遇。

【环球旅讯】(特约评论员 风语者)9月21日,2018环球旅讯峰会圆满落幕,环球旅讯峰会走过了11个年头,见证了旅游行业十多年的变迁。

今年环球旅讯也尝试了同步举办首届数字旅游展,来自于全球12个国家的近80家展商参加了为期两天半的展会,并向2000多名专业观众展示在旅游科技和数字营销领域的创新产品和解决方案。

为期两天半的峰会,内容精彩纷呈,思想碰撞激烈,依然在脑中回荡,在此梳理一下笔者为期两天半的所见所闻所思,希望抛砖引玉。

第一,巨头的国际化

近一两年,携程对外PR的主旋律就是国际化与内陆(国内二三四线城市)市场的纵深。在国际化的策略方面,携程已经在海外买了好几轮,其中包括旅游垂直搜索引擎Skyscanner、Trip.com、北美两大地接社等等。而今年携程在国际化上的重头戏是Trip.com和Skyscanner。

其中Trip.com重心依然还是在亚太区,毕竟中国所产出的品牌,如果在亚太区都不能先站稳脚跟,就寄望获得欧美地区用户的认可,难度比较大。而从目前的进展情况来看,Trip.com在亚太区最成功的市场是香港,其次是韩国,泰国、日本等依然在发力状态。

国际化过程中携程遇到的阻力不会小,流量问题首当其冲。目前携程的作法是一方面在海外的垂直搜索引擎上获取流量与订单,另外一方面在海外市场中大肆投放Trip.com的广告。

其次是后端的产品资源,虽说这几年大批中国人出境旅游,已经推动境外诸多目的地产品供应链的成熟。但是,中国人出境游更多还是集中在亚太区。对于携程的国际化来说,后端供应链(前期核心是机酒)的支撑要想从中国放大到亚太区,再到欧美,甚至再到拉美和中东非,这需要时间。

最后是文化差异与国际化团队融合。相对而言,中国企业迈向国际化,品牌能够获得亚太区其他国家用户的认可,相比打破欧美地区的文化差异壁垒会更容易一些。但是,要真正实现不同国家与地区的本土化,以及完成当地国际化团队的融合,异常艰难。

虽说Skyscanner被携程收购之后,携程方面给予Skyscanner团队在业务释放一些权限,以及尊重其决策,但是Skyscanner的两位联合创始人均已离职。如何留住国际化人才,以及真正融合国际化的团队,这一难题,不仅仅是Booking.com、Expedia等国际巨头进入中国市场会碰到,中国的巨头们在出海时所遇到的难题或许会比他们更多。

携程CEO孙洁在环球旅讯峰会期间,也点明了Booking Holdings的优势所在,“Booking Holdings本身就是一家非常多元化、国际化的公司,它身上带着荷兰那种与生俱来的全球化商业包容基因。”

第二,资源方的求变

在旅游的产业链条中,航司、酒店等作为上游资源方,近几年愈发感受到互联网以及移动互联网革新所带来的巨大压力。

笔者在峰会的场内、场外碰到一些朋友,他们见面就问,“有没有看到一些新东西啊?”

这两年,航司和酒店都在不断努力想办法应对其所遇到的各种挑战。航司的难题是压在头上的直销指标,而酒店集团则是在经济型酒店市场在快速跑马圈地之后,触摸到了天花板,出现增长停滞,纷纷押宝中端酒店市场。

航司和酒店的共同点在于与旅客有着大量的线下接触点,但是双方都还在摸索,到底用哪种方式实现线下流量的变现,以及如何通过辅助性服务增强会员的粘性和活跃度。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航司的求变之路比酒店集团要难走。在这次环球旅讯的峰会上,长龙航空CIO薛蔚还是挺敢讲的,在谈到航空公司数字化的时候,他说航司体系内原有的固化理念与思维模式难以打破,思想上难以统一。

这让笔者想到王家卫导演的《一代宗师》的一个片段,武林中的北方巨头宫羽与叶问有一段对话,“宫某赢了一辈子,没有输在武功上。没成想,输在了想法。”

求变之路,一定是自上而下的理念与想法革新,毕竟理念决定着方向,如果上层的方向都难以扭转,或者说,还是停留在原来固有的思维模式之中,最后还是依葫芦画瓢,做出来的产品会脱离正确轨道。

第三,GDS求生欲增强

近几年,全球的GDS玩家也在不断推进一些新的业务变化,比如积极参与NDC、不断强化非航业务等。

GDS一直以来都是一部Money Machine。以中航信为例,其2018半年报显示,上半年总收入为人民币35.22亿元,同比增长12.7% ,税前利润人民币16.39亿元, 同比增长14.4%。

目前全球四大GDS(中航信、Amadeus、Sabre和Travelport)中,据笔者观察,变革欲望最强的当属规模最小的Travelport,根据Travelport公布的2018年第二季度财报显示,净利润下滑了80%,而非机票业务的收入增长了21%。

同时,Travelport之前已经将手中的PSS业务出售,目前有的也就是GDS(全球分销)业务,所以拓展非航业务以及的积极性特别高。作为全球分销领域三大GDS之一,Travelport在2017年12月最先取得了国际航协NDC“内容集成商”第3级认证,其NDC产品将在2018年下半年正式发布,之后Travelport的计划是完全集成搜索、预订及offer和订单管理功能,在同一个交易(工作流)中提供NDC和GDS内容,并通过Travelport的最新工具集(包括API Trip Services)交付产品。

GDS业务的核心,吃的是全球的信息不对称,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依然是行业的基石,并且会继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当GDS的“金主爸爸们”对其越来越不满(主要是收的钱太多了),并且提出越来越高的要求之时,是否能够主动革新跟上市场变迁的步伐?

第四,目的地、资源与效率

目的地旅游市场创业如火如荼,有点遗憾的是环球旅讯峰会没有把KKday、KLOOK和Getyourguide这些公司凑在一起聊聊。不过,众信、华远和腾邦在一起交流碰撞的环节也不错。

目的地旅游产品在出行的环节处在末端,机票、酒店之后才是目的地旅游,所以这类公司单独把目的地旅游产品拿出来,获取C端流量特别难,获客成本也特别高,留存率和复购率也难以把控。

就目前的现状来说,这些所谓的目的地旅游碎片化产品的创业公司,大部分的客源还是得依赖于各类渠道,自有的客源占比较低。从这个角度来看,他们也在做与众信、凯撒等批发商做类似的事情,主要是干目的地旅游资源整合与把控的活儿,只是方向不一样,一边不断将目的地旅游产品做到碎片化,一边不断打包输出。

旅游行业的后端整合资源是一个苦逼的活儿,在资源的把控上,不论是国内还是境外的资源,都需要深入到目的地,趴在那儿踏实干活,而坐在办公室中是干不出来的。

在环球旅讯峰会上,众信旅游总裁曹建提到,资源壁垒的构成,主要是资源的独有性,以及在资源不具备独有性的时候是否有足够的性价比,而更关键的是资源的运营效率,“如果采购的资源不能被很好地运营或者放在好的渠道销售,就会导致效率低下,进而造成很大的亏损。”

第五,赌年轻一代客群崛起

早些年,国内的在线旅游企业之争,主要是在携程、艺龙和芒果网之间,再到后来的携程、去哪儿、艺龙和同程混战。而在携程整合国内在线旅游市场之后,不断冒出头的是飞猪、美团点评和马蜂窝。

马蜂窝以旅游攻略内容起家,从内容到交易,去年的交易额到了百亿级别,算是在在线旅游领域夺得了一席之地;而几经更名的飞猪背靠阿里,这颗大树还是好乘凉。

最近,总感觉飞猪和马蜂窝这两公司的产品和模式越来越像。阿里此前投资了淘在路上和穷游,前两年开始不断强化旅游攻略方面的内容,而马蜂窝本身就是突出内容,并以内容带动交易;此外,这两家公司的产品体系都是在用店铺在输出。

当然,机酒车这些标准化程度比较高的产品,都还是需要API对接来提升输出效率。

同时,飞猪、美团点评和马蜂窝这三家公司身上有一个共性,就是在赌年轻一代客源的崛起。

在环球旅讯峰会上,飞猪副总裁兼酒店事业部总经理黄宇舟讲到,目前飞猪的用户依然以年轻用户为主,80后用户超过85%,90后用户超过50%。“年轻用户不再是传统旅游业认为的屌丝群体,根据飞猪过去三年的数据跟踪,在三亚亚龙湾入住五星级酒店用户的平均年龄从35岁降到31岁,这个趋势是年轻消费者带给我们的惊喜和希望”。

马蜂窝CEO陈罡则分享了未来年轻一代旅游消费的四大行为趋势;而根据美团点评之前公布的数据,在美团点评平台上,“千禧一代”的用户占比高达71%,显著高于平均水平;同时“千禧一代”的用户消费能力高,平均消费金额是平台整体用户的1.8倍。

这三家公司都在摸索如何吸引以及把握住年轻一代的消费需求和行为,寄希望以此锁住未来旅游消费市场的增长点。只是年轻一代的购买力何时才会爆发呢?

TDC & CDTS 携程 飞猪 GDS 批发商
0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

打赏打赏打赏!!!

您还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2006-2018 环球旅讯版权所有| 粤ICP备 06070077|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粤 B2-20110389|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