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DC 关闭

众信困于疫:两年亏损19.44亿元,接近资不抵债

张齐 环球旅讯 张齐 2022-04-21 07:57:22

自救困难的众信,还可以怎样抱团取暖?

在又一轮本土疫情中发布财报,众信旅游毫无意外地还是亏损了。

4月16日,众信旅游发布2021年报以及2022年一季度报告。

2021年,众信旅游实现营业收入(不包含利息收入)约6.84亿元,比2020年的15.61亿元下降了56.19%,仅达到2019年营业收入的5.4%;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亏损达4.64亿元,同比大幅收窄约68.63%,而2019年的净利润约为0.68亿元。

2022年一季度,公司实现营业收入0.59亿元,比上年同期下降30.16%;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亏损0.56亿元,比上年同期净亏损收窄约23.7%。

虽然又是亏损的一年,但亏损有所收窄,众信旅游终究是“挺过来了”。如今摆在众信旅游眼前的,除了疫情带来的巨额亏损,还有未来跨境游开放的不确定前景。

值得一提的是,4月18日,深交所发布询问函对众信旅游的财务情况进行“灵魂拷问”,包括2020年亏损超过14亿元是否存在财务“洗大澡”的情况等。而截至环球旅讯发稿,众信旅游尚未就询问函进行回应。

01

亏损收窄,但已临近资不抵债

众信旅游的高光时刻出现在上市的2014年,作为民营旅行社第一股,在资本市场上享受着万千宠爱,股价一度破百;主营收入也随着并购和扩张,从上市当年的42亿元扩大到2019年的126.77亿元。

但若看营收增速,众信旅游在2016年便出现疲软,在2018年更是来到同比增长1.17%的低点。

在疫情发生之前,不少统计数据均指向2019年出境游增速有所回落,出境游行业即将面临供需调整的窗口期。但不曾想是疫情这样手起刀落直接砍掉超过两年跨境出行需求的情况。

2020年初疫情暴发让众信旅游的营业收入同比下滑87.63%至15.61亿元;2021年,迟迟未结束的疫情使其营业收入进一步下滑,6.84亿元的收入仅有2019年约5.4%的水平。

虽然营业收入有所下降,但众信旅游2021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亏损4.64亿元,同比收窄68.63%。对此,众信旅游在年报中表示其采取的自救措施初显成效,不过也未否认2021年的亏损情况仍然导致公司经营困难程度增加。

迈入2022年,由于营业收入减少,销售成本也相对减少,因此2022年一季度众信的净亏损相对收窄,达0.57亿元,环比下降了约78%。

行业不景气让众信旅游不得不“节衣缩食”,团队优化成为降低公司运营成本最有效的手段。众信旅游2019年-2021年报显示,无论是母公司还是子公司的员工数量正逐年大幅度减少,现如今众信旅游整体只剩下1745名员工,仅剩疫情前(2019年)的约1/3。众信旅游年报还显示,公司近阶段共有9名高管离职,包括独立董事、财务总监、副总经理、职工代表监事等。

此外,众信旅游的股东和高管们也勒紧裤腰带。创始人冯滨不仅在2021年内多次减持本公司股票套现来维持公司的发展,其2021年年薪也仅有5.13万元(税前),比2020年的9.24万元少了44.48%,仅有2019年的10%。

而报告期内,众信旅游共有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20人(含6名独立董事),共领取薪酬(包括津贴)135.65万元(含税),人均年薪不到7万元。而全公司2021年应付职工薪酬只有5571万元,相当于公司人均年薪只有3万元左右。

发展超过两年的疫情已经将众信旅游拖入危险时刻。截止至2021年底,众信旅游的资产负债率已经达到了95.31%,同比上涨了约16.39个百分点,更别谈与疫情前50%-60%的水平相比,距离资产负债率达到100%,即公司资不抵债,只剩下4.69个百分点的空间。此外,年报还披露,众信旅游在2021年由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2.57亿元,同比减少了245.35%。

02

 众信自救:业务靠整合营销,大合并以失败告终

在2021年年报里,众信旅游罕见地用了“自救”一词。

根据年报披露,众信旅游的主营业务分为旅游批发业务、旅游零售业务、整合营销服务以及其他行业产品四大板块。

在旅游批发业务方面,两大负责出境游业务的子公司优耐德以及竹园国旅(即全景旅游)在疫情前发展得风风火火,出境游批发业务覆盖国内20余个出境口岸,产品种类丰盛,包括自由行、目的地玩乐、当地参团等类型,SKU超过1万个。

疫情之后众信旅游迫于无奈转向发展国内业务。2021年众信旅游联手海控免税品集团,在海南当地推进免税消费的业务,并引进意大利阿尔卑斯旅游集团共同开发海南旅游市场;也曾跟随时事热点发展红色旅游、冰雪旅游、研学旅游等业务。

即便众信旅游决意深耕国内游业务,依然是船大难掉头,收效甚微。上述两家子公司分别在2021年实现营业收入0.26亿元与0.53亿元,并分别亏损0.87亿元以及0.68亿元。

另外,众信旅游2019年报显示全国有751家的线下旅游产品零售门店,截至2021年底仍有737家开业门店。这些门店的成本也是负重来源,年报显示旅游零售业务板块在2021年的成本就达到了1.13亿元,占总营业成本的17.61%。

目前众信旅游大部分收入来自于整合营销服务,其占比已经从2020年的18.22%上升至2021年的59.42%;旗下整合营销品牌众信博睿在2021年继续为政府、机构及企业客户提供整合营销解决方案,其中不乏有新东方、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信息中心等政企客户,共实现了4.25亿元的营业收入,也是众信旗下子公司中唯一盈利的业务。

业务上的自救杯水车薪,众信旅游在2021年也曾试图通过谋求合并获得新生。

2021年6月,众信旅游和凯撒旅业双双发布公告,称由凯撒旅业通过向众信旅游全体股东发行A股股票的方式,换股吸收合并众信旅游,并发行A股股票募集配套资金;此次合并若成功将会导致众信旅游实际控制人发生变化。

彼时,两家市值加起来超过120亿元、但面临高额亏损且负债、现金流都不容乐观的出境游龙头企业的“抱团取暖”,在疫情当下并未被看好,而至2021年12月底, 双方同时宣布合并终止。

但众信旅游并未就此放弃寻找外援。早在2020年9月,众信旅游便初次引入阿里巴巴战投,在与凯撒旅业宣布中止合作不久前,原本只持有众信旅游5%股份的阿里宣布增持股份至11.06%,成为仅次于冯滨的第二大股东。

众信旅游年报提及,双方共同出资设立的合资公司杭州阿信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其自主研发的旅游产品分销系统平台已在全国多地启动运营。

环球旅讯曾报道过,这一分销平台“阿信乐赚”采用推广代理分销的形式,通过招募代理销售产品,以每单成交金额进行抽佣、返现,以达到提高产品销量及宣传的目的。但这种模式在行业内并不新鲜,前有携程的开放平台,后有联联周边游、云客赞等,“阿信乐赚”的发展压力不可谓不大。

值得一提的是,受到今年至今多个利好因子的影响,众多旅游股纷纷领来一波上涨潮,众信的股价也在今年近4个多月的时间内上涨约20%。截至4月20日收盘,众信旅游收盘价报6.80元,公司总市值为61.63亿元。

不过,就在2021年报发布后,深交所就对众信旅游发出了年报问询函,里面多次提及众信各项危险的财务数据,并要求众信旅游对多项财务数据作出进一步解释。

此外,在疫情期间众多旅行社因为三角债、合同履约等问题面临诉讼,部分旅行社的信用遭到质疑,成为“老赖”、被申请破产的旅行社比比皆是。根据企查查的信息,自2020年1月1日起至今,众信旅游便有24项司法风险以及37项经营风险。即便未来行业迎来全面复苏,众信旅游在自身经营、企业信用、还贷还债等方面的修复也仍将面临挑战。

张齐
张齐

环球旅讯

交流请加微信

cheungchaiCN
ben@traveldaily.cn
已发表文章 53 篇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

请登录 参与评论
扫码添加学委

想获取更多内容或线索?

扫码添加学委,帮你支招!

微信
微博
QQ
微信扫码分享
打开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码参与话题讨论